這一夜還是老樣子沒睡著
感覺膝蓋的舊傷隱隱作痛
心理想著要不要放棄去攻喀拉業
聽說那邊又遠又沒展望
留在桃山好好拍照就好了
下午還有硬陡的防火巷要下切勒
心中天人交戰了許久
終於熬到了3點鍾


AlansEd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